在线词典,在线翻译

经验分享:记录我那“倒霉”的考研史

所属:考研英语 阅读:3600 次 评论:0 条 [我要评论]  [+我要收藏]
 

终于解放了!终于自由了!终于可以看电视、上网、逛街了!终于可以自由安排生活了!终于可以脚踏实地地呼吸现实生活的空气了!

因为今天是2011年考研结束的日子!!!

从下午考完试到现在,我一直合不拢嘴,或许是今天因为的监考老师笑容满面,或许是因为我今天考得好,我有把握两门专业课都在120分以上,也或许是因为终于摆脱了烦闷乏味孤独的考研日子。

考研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天到晚面对那些脱离实际的理论,那些东西又没什么现实意义,那种感觉很不好玩。谁又能坦然享受被迫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光呢?一天可以,一周可以,一个月,半年呢?这跟工作上的累不同。就举一个一天在流水线上待8个小时的工人为例,虽然可能做到手酸脚乏力,回到家里连动都懒得动,但起码他的思想是自由的,他的身体在工作,他的思绪却可以飞到大西洋的百慕大大三角,可以停留在放假了要去哪里玩,可以研究今天晚上吃什么,是在外面的馆子吃还是自己下厨--至少可以劳逸结合。考研,如果那些东西尽是自己感兴趣的,像吃自助餐一样,自然不会有那么多人半途而废。问题是试卷不是你出的,该考什么考生说了不算。就像是砧上的鱼,考生没有话语权。换个角度来看--考研相当于一份长时间的脑力劳动。要想尽快地获得尽可能多的利润,那只有让员工辛勤点再辛勤点了,那只有让考生这个“老板”不断地督促再督促考生这个“员工”了。考研,让我深切地体会到自由的可贵,特别是思想上的自由。

2011年15、16日,我再次经历考研。发生在考场上的事很刺激!就从这两天说起--

15日早上,平凡度过,没什么特别的故事,因为我并不把政治作为重点得分点。

15日下午,考英语,我猜想由于2010年的英语考卷太难,出题者在被广大考生的砖头拍痛头之后今年把题目出得容易一些。去年光是描写大作文的“火锅”“孔子”“爱因斯坦”“莎士比亚”“后现代主义”等词就打晕了不少学生。又或许是我的英语水平有了提高--感觉今年做起题目比较轻松。这几个月来,我做了一百六十多篇短文改错,做了二十几年来的考研真题,尤其对近十年来的阅读真题进行分析,每篇从做题到完成剖析最少花一个钟头,加上做了大半本语法书,背诵了十几篇作文,还很笨地对大纲列出来的单词一个个查词典注释,我用的是大约3.3cm厚的英汉词典,除了个别考研大纲没有列出的词,我发现基本上是在抄词典。光是字母A开头的单词就抄了好几天,不过因为我开始得有点晚,最终我还是没能把大纲列出来的所有单词都注释完。算不上刻苦,算不上十分努力,只能算稍微有点努力。怎么说呢,大学的英语课上了好像等于没上,虽然我们开了英语精读、英语翻译、英语听力、英语写作、英语口语等课程,但其实真正打下基础的是初中和高中阶段的学习。就好像我很轻易地过了四六级,但是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有了什么不同。这次复习后我终于感觉自己的英语水平有点异样,面对英语考试很淡定。其实,说实在的,英语作为语言,也只是人用来交际和思维的工具,不知道咱们国家为什么要把它作为衡量人才的标尺。不知道还有没有国家也把一门外语作为选拔人才的标准之一。那么多人学了十几年英语,然后读大学时在四六级的沟沟里翻跟斗,因为四六级成绩不好总是感觉有点抬不起头,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反正我还没想明白。很多单位招人时也喜欢问问英语水平怎样,真正需要用到英语的话就要找那些高手嘛,搞这个门面东西有什么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过这个问题:就是学了这么多年的英语除了找工作时可以显示一下自己过了什么等级很荣耀或者因为没通过什么等级很羞涩之外,究竟还有什么用?我个人认为英语就是一条通往其他文化的道路,一个展示窗口,看外国电影时看英文字幕总比中文翻译来得原汁原味,这样就好玩了。现在这样对待英语,总感觉变了味儿--以 2010年的考研试卷为例,难度那么大,我认识的那么多研友中绝大多数人分数集中在50-60这个区间,包括没通过四级的和六级考试考五百来分的,就相差那么一两分,区分度太小的话就很难区分出考生的水平--因为太难不会做的话大家就会蒙。一份试卷的效果由信度、效度、区分度和反馈评价组成,任何一个因素出了问题,考试的作用就打了折扣。想是这次出题者注意到反馈效果了吧。

话说英语考试考到一半时,巡考员来了,本来没注意到,因为他刚好站在我身边,看就看呗,我写我的。突然,他伸出手来,说:“拿出来!”嗯?我不明就里,他把耳塞拿给我听,“淅淅撒撒”的声音,我还在惊奇考场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插曲,他又发话了:“拿出来!”这次我明白了:他是说我作弊。“我没有挟带什么东西”,我弱弱地说了几次之后,心里有点害怕,因为我口袋里装了几个硬币--会不会是那些硬币引起的反应?从来没听说硬币是违禁品啊,My God。我不会把手机带身上吧,不可能啊。因为坐着,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怎的,他也没什么反应,后来就自己绕过后面的桌子抓了隔壁的隔壁那列座位的一个男生,当场就揪出去了。此后我就有点分神了--因为我突然想到在考场上作弊要记入档案。本来我做题速度就有点慢,唉,巡考员走后本来监考的两个老师频繁在我身边走动。后来还剩五十分钟的时候,我一看没时间了,赶快把小作文写了,再把选择题涂了,完型填空没时间看了,蒙吧,十分翻译题,对不起了,空白吧。刷刷刷,还有二十分钟,写大作文,正在这当口,他又来了,还带来另一个老师。本来我不知道,还是因为他走到我面前敲我的桌子不得不引起我的注意,我只好重复:“老师你想干什么?!!我没挟带什么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又走了。真是神出鬼没。最后5点钟交卷时我看都没看就一股脑把那些东西塞进试卷袋,我怕多看几眼自己就不想交了--心碎了怎么度过明天的考试?

考完英语,什么感觉?不知道!倒是关于那一幕我想了几个可能性:也许是那个男生作弊工具产生的信号、声波什么的刚好在我所在的位置形成物理上说的什么波峰加波峰产生最强信号值;也许是我身上两个硬币干扰到他的信号;我甚至想到也许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金属存在,就像那些能人异士一样,能把汤勺吸附在自己身上。

我能怎么样呢?人品是不会写在脸上的。那个巡考员会对自己影响考生的举止心生歉意吗?会对他制造的可能影响整个教室考生命运的喧哗道歉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15日晚上我在看复习资料时还在想:他明天不会又来吧?搞到半夜3点才睡着。之后6点钟起来洗漱。

16日上午,考专业课一,感觉不错。

16日下午,考专业课二,感觉很好。之前看过样卷。这份试卷有80分关于文化的内容,这部分我不太担心,因为主要涉及到知识面的问题;还有一些关于其他学科的内容,因为没有参考书,我自己虽然复习了相关内容,但并不踏实,谁知道它出相关学科哪部分的内容;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分析题,一道40分,我在网上看到的资料很少,好不容易在卓越网上看到一本相关的书,买回来一看,案例分析写得好像童话一样,抒情得很。为此我也很着急,还特地发信息给我认识的可能对此有所了解的朋友,看看有没有什么思路。直到考试前一刻,我还不知道这个案例分析应该如何写起,该如何写得漂亮。考到一半大概3点钟的时候,困得不得了,真的是差点睡在考场上。得了,反正后来我留了一半的时间写了一个一千多字的分析。写得如何那是另一回事,不过,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写出一段不少的文字,不管怎样心里那个满足感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次考研会以什么面貌呈现结尾呢?最好不要像上次那样,拿着一个好好的分数,但是不得不郁闷。看着考研室的研友一个接一个地拿着比我低的分数去读研,看着朋友拿着45分的数学分数(数学满分是150)跟我说不行了后来又去上学,还有不够分数的凭借“破格录取”去读研--当时使我重新认识了“破格录取”一词。其实严格来讲当时我并没有很难过,因为我相信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是人总会有三衰六福的。但让我的心有点刺痛的是什么呢--那就是听到别人说“没办法啊,分数就是这么规定的”--凭什么这样规定?学术型的文学类的公共科分数线是50分,除了另外几个学科四十来分,其他的都在三十几分,还有30分的分数线。难道有人认为100分的试卷把分数线划到30分,这样的试卷出得很有意思吗?考研,其实就是在拷考生。唉,为什么这样的时代总让我们碰上呢?我们读小学时大学生是天之骄子,不用为毕业后的出路发愁;上了大学之后,现在小学免交学费,而早早在大学校园里我们就要为以后的出路奔波,也没有人再会想起象牙塔之类的美好景象,好像我们读那么多年书走过高考独木桥就为了给自己挂上一个“我上过大学”的招牌。十几二十几年前考研的人少,那时候试题很容易,不像现在动辄上百万人考,而且考研推免生的比例逐年加重,像人大的一个专业招100人,里面包含60名推免生。所以大概出题组挠着脑袋除了增加试卷难度之外也想不出其他更有效的办法。只是这样的选拔人才制度本身就不合理。由于我们的沉默和对高学历的推崇使得它变得合理,而且理直气壮。我估计考研会越来越难,除了推免生数量增加会压缩统考生的名额,增加竞争难度之外,还有一个原因--现在高校倾向于不提供参考书了。去年我复习参考书排成长长的一列,今年就选了一个没有参考书的专业--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不用复习专业课。没有参考书其实心虚更甚,特别是临考前那段时间,因为害怕万一所复习的考试时通通用不上,考的东西又是没接触过的相同学科的不同内容--因为同一个学科不同学者的研究方向和见解是很不同的。

说到第一次考研,我冲动地伤心了一分钟之后也没怎么上心了。因为我对自己的成绩也不是很满意,虽然过了国家线,但没达到打算期待的400分以上。没有什么不行的。高分是考出来的,不是拿来瞻仰也不是拿来让自己自卑的。要是整天希冀考过分数线就好,那还读来干什么呢?别人也是人,一样付出心血和宝贵的青春,人家朝高手中的高手冲刺,你就满足于拿一个让自己脸红的分数么?满分500分,为什么不可以考400分呢?只要准备充分的话。

那时候一根筋地眼里只有暨南大学,就算在知道它的参考书多达十几二十几本时也毫不畏惧。加上各科的参考书和练习,譬如现代汉语练习、语言学练习、文学理论参考书、古代文学参考书、现当代文学参考书、外国文学参考书等,加起来专业课要看的资料老长老长。英语和政治就不用说了,大家都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其他院系到了大四基本上没课,就连我们隔壁班也是,我看我同学除了期末考试,一整个学期都在广州,偏偏我们班课程不少,当时我的学分有十八九分那么多。而且我不逃课,有的朋友很惊讶我读大学不逃课,其实逃不逃课也没什么,只是观念问题,从小到大我几乎年年都全勤,不过后来我觉得有时候适当地请假还是需要的,譬如你感冒得很厉害,在课堂上老咳嗽就会影响到其他人--为了不请假就不能生病,为此我很注意锻炼身体。大学前三年,我选课时尽量不选下午第二节,这样才有时间去运动。也因为这个原因,我读大学时最大的愿望是有台洗衣机,因为便服和运动服加起来要洗很久。大四上学期等到一些课程终于结束时,又迎来实习--我们四个分在学校留学生班级的,另外两个相对轻松,我和另一个同学却经常神经绷得紧紧的,因为我们报同一所学校,要看的东西很多,甚至有的参考书还买不到借不着,要专门联系报考学校想办法解决问题。11月份照毕业照,又发生了一件足以证明我很倒霉的事情。

那天晚上6点我回到宿舍时,大家都把学士服分好了。于是我穿上放在我桌上那件后跑到楼下师范班同学的宿舍去招摇--然后同学说--你的衣服怎么没有肩垫呀?“啊?不要吓我。弄坏学士服要赔很多钱的。”“真的没有!”哎呀,我马上打电话给班长:“怎么会这样?”我们班长是个男生,他说:“不可能啊,下午我们四个(我们班有4个男生)明明在那里都检查过了。”他这么说我心更慌了,后来他说了一句“检查到最后我们都有点烦了最后几件没有仔细看”,我才算不用“被弄坏”学士服了。他答应第二天和我去外面买肩垫。于是第二天当很多女生悠悠地在宿舍里化妆或者在学校各个景点前摆pose的时候,我和我们班长正满头大汗地在大街上找肩垫。哪有那么巧正好有合适的肩垫哦?街面上的肩垫都很薄很小。我灵机一动,提建议说买几个肩垫包块黑布缝合起来,放在学士服里应该差不了多少。然后我掏钱在店铺里请阿姨初步缝合之后又回宿舍自己缝。咳!哪有拍毕业照的心情哟!换个角度或者换一段时间来看,我的紧张反应会显得很可笑。可是在那段备考的时间里,整个人就像一条绷紧的箭弦,连时间都好像是凝固的,稍微一动弹就会发出不同于往常的回响。我也不喜欢那种状态的生活,不喜欢那种状态造就出来的自己。混乱、精神高度紧张、迷茫是那段时光的真实写照。可是我又义无反顾选择了这条路,我不愿意像某些人那样整天在宿舍里看连续剧、玩游戏,无聊就去逛逛街,然后带着恐慌等待毕业的来临;不愿意无作为地在招聘会上变成一条沙丁鱼苦苦等待招人单位看我一眼。那不是我。我也愿意忙碌,不后悔每天熬夜熬到眼眶下好像挂着半个皮蛋。在大四之前,我是宿舍每天早上最晚出门的人,大四之后,我是最早出门最晚回来的人--无论我出去还是回来,室友们都在睡觉。所以至今我都没怎么看自己的毕业照,一来容颜憔悴,二来那并不是一段让人怀念的美好时光。

其实考不考研并没什么,悠闲是生活状态,忙碌也是生活状态。谁又比谁更高贵呢?关键是看个人怎么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选择考研路说到底也只是选择一种生活而已,再艰难的路还不是人走出来的?

说到2010年的考研,自然离不开我们310考研室。我们学校的教学主楼设计很奇怪,好像几个甜甜圈靠拢在一起,我们310处在内圈,因为位置不太好,常常听到老师们讲课的声音--譬如有时候我会听到以前的英语老师讲课的声音,所以只有十几个研友。一般除了晚上,白天我待在考研室的时间并不太多。早晨我会去学校大礼堂那边看书,白天一般在505室,我最喜欢那个教室了,安静,窗外风景美,最特别的是它里面还有一个水龙头和洗手盆。晚上就只好乖乖待在考研室里,因为我的位子靠门,很多人来来往往都要经过我身边,打水的、讲电话的、上洗手间的、课间休息的,可不好玩了。几个月下来,同室的谁谁性格脾气怎么样大家都很清楚,比对某些同班同学的了解还要多--因为至少大家努力的方向是一致的,都过着同样枯燥的有点心慌的备考日子。

光阴就在迷茫和日复一日的复习中度过了。迷茫不仅仅是对未来的迷茫,因为考研不是高考,没有人帮你做规划,没有各科老师轮流指点,甚至请家教什么的。考研是自学,生活上和程序上的不方便有研友可以商讨,在学习上遇到困难怎么办呢?我还记得开学的时候我拿了样卷去问老师,因为我报考的是语言学,但是列出来的书目大部分是文学,而且试卷上的题目有的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老师们给我的指点都差不多:“可以打电话问一下报考学校”、“要好好努力”。或许他们不是研究这个方向的吧。那份卷是“阅读与写作”,是4道大题任选3道,每道题50分,问过老师之后那些题目我还是看不懂该怎么做。我们院系有一个老师我很敬佩,不只是因为他的学问,还因为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人文关怀。因为学问只能照亮人心,人文关怀却可以滋润人心。我知道他每周二在3楼有一节课,但是就是不敢去问他。平时想了多少次我不记得,但是至少每个周二我会想一次“今天要不要去问”。终于到了离考研只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有机会问了。老师很重视地解答了我的疑惑,他还说“这种题确实很有难度”。他没有跟我说“要好好努力”却让我激动和感动得不得了,因为我终于肯定做不出那种题不是我的错,还因为老师真正了解并乐于帮助学生解决难题。好的老师是会被学生永远铭记在心头的。

如果说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复习习惯的话,我想做计划可以算得上。平时我有手抄日历的习惯,就是把一年的日子都写出来做标记--听说西方人也喜欢这样,把日子安排得井井有条,几时工作几时放假什么的,在他们眼里时间是不容许被随便浪费的。那时候备考做了很多计划,每个月的、每周的、每天的,当然我会根据情况调整。去年临考前一周专业课的安排大概是这样的:

28日 29日 30日 31日 1日 2日 3日 4日 5日 6日 7日 8日
文学理论+古代文学 外国文学 现代汉语 现当代文学 现当代文学 现代汉语 外国文学 古代文学 文学理论 机动


2010年考研是在1月9日、10日两天。当时天气是阴天,我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一抬头就看到灰蒙蒙的天空。那场考试没什么好说的。唯一的亮点也就是让我满意的地方是我答了一道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题。

那道题是:阅读这段话,以你熟知的古代文学的具体史实,试述文学与地域的关系。(50分)

魏征《隋书·文学传序》:“江左宫商发越,贵于清绮;河朔词义贞刚,重乎气质。气质则理胜其词,清绮则文过其意。理深者便于时用,文华者宜于咏歌。此其南北词人得失之大较也。”

像这种题目书本上是找不到答案的。就算开卷考,找不着北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有人以为学文科很容易,就是“贝多芬”,简直把文科生当U盘。哪是哟。考研的公共科政治和英语本来就是需要记忆的学科,再塞那么多文字性的东西,哪会比学理科的轻松?我拿起微积分解析几何的书一看--不知所云,那是因为我不懂,我压根就不爱那个玩意。如果我对理科感兴趣,这些东西肯定学得很好,因为喜欢了就有兴趣去研究它。况且学理科的还有什么公式原理可套,文科的题目不少都是主观题,而且分数很高,厦门大学的试卷一道题就是80分,就算你觉得做得很好那个阅卷老师也未必会欣赏你。就像同一篇高考作文有老师给满分和零分一样。再说了面对50分、80分一道的题目能没有压力吗?话说这道题我大概写了75分钟,一千来字。我觉得很得意,因为我用到了哲学的、历史的、地理的、文学的、语言学的知识,从开头到结束,以时间为纵轴,以地理为横轴,有点有面,有详有略。写得很开心。我估计这道题分数应该还不错,因为试卷好像考了135 分,后面两道题是阅读并分析戴望舒的《我用残损的手掌》和谈谈方言与民俗的关系,而方言那道题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凑足一整页试卷纸的字数的。

关于考研暂时想到的也就是这些了。如果还有什么要说的,也许就是一点关于公共科的小发现吧。我看考研试卷这几年选择题越出越有规律,如果有20道选择题,一般都是4道A,4道B,4道C,4道D,好奇的朋友不妨自己看一看。现在是17日下午了,这篇日记从昨晚写到现在七千多字,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咳,以前在学校写论文三千字都要憋一个星期,怎么那么不同呢?

(后记:以上日记写成于2011年1月17日。4月25日,在报考学校的拟录取名单中我看到自己的名字,考研日记总算可以写上最后一个句号了。)

 

0
2011-05-25 17:55 编辑:甯老师
分享到:
关注海词微博:
发表评论:
表达一些您的想法吧!已有0条评论>>
登录,再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